www.204.net新疆罗布泊野骆驼面临基因退化危险,罗布泊野骆驼纯血统基因亟待保护

www.204.net

(记者赵梅
通讯员袁磊)一群正在饮水的野骆驼群里,竟混着一峰脖子上拴着绳子的家骆驼。近日,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在一部红外感应触发照相机拍摄的照片里,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由于受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周边大规模非法放牧的影响,部分家驼融入野骆驼种群。专家为此忧心忡忡,新疆野骆驼纯血统基因正面临改变。

www.204.net,事实上,这种情景在保护区已多次出现,并引发大家的担忧。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科科长、高级工程师袁磊说:“混居杂交会让新疆野骆驼种群的遗传结构和数量发生很大变化,罗布泊野骆驼会因此面临基因退化、数量减少的危险。”

位于新疆境内的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甘肃、青海交界,周边牧民在保护区近缘从事大规模的非法牧业活动。据从事野骆驼保护区管理与研究工作的工程师袁磊介绍,保护区东部的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是在保护区内放牧家驼最严重的区域。目前,这一区域中就有十余户骆驼养殖专业户放牧着1000多峰家骆驼,每户牧民还有数峰作为役用的家驼一同在保护区内肆意活动。

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邻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自治县,这台照相机就安放在位于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阿尔金山北麓的一处水源地。

令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中心研究人员担忧的是,这些家驼在保护区内到处游弋,部分家驼还会融入野骆驼群体。在每年冬季前后的交配期,家驼很容易与野骆驼进行交配并产下杂交的小骆驼,“其杂交后代如不及时清除,日后必将严重影响新疆野骆驼种群的纯正血统。”袁磊说。

工作人员说,这台照相机仅今年已多次拍到野骆驼和家骆驼混居的场景。不仅如此,在去年春季的保护区考察巡护中,他们还看到两群家骆驼在这里吃草。

大量家畜进入保护区放牧,还不可避免的造成与野生动物争草场和水源的状况,而野生动物往往被迫远走他处,使本处在极端干旱荒漠地带的野生动物处境更为艰难。

据参与执法巡护工作的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科副科长、工程师萨根古丽说,照片中的野骆驼与家骆驼有明显的区别:野骆驼毛呈黑褐色,四肢精瘦,双峰短小,看上去很机警;而家骆驼身体稍显笨重,浑身绒毛很长,看上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1877年,俄国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在我国新疆罗布泊地区考察时见到了野骆驼,并捕获制成标本,后经研究鉴定其为不同于家骆驼的真正野双峰驼,并命名为野生双峰骆驼西部亚种(Camelusbactrianusferus)。

“野骆驼很警觉,距离人很远时就会躲起来,而混杂在其中的家骆驼,不怕人,即便我们走到跟前,它还是悠闲地吃草或者睡觉。”萨根古丽说。

2000年2月10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正式宣布,在中国新疆发现了世界哺乳动物新物种——野双峰驼。如今,在普热瓦尔斯基发现野骆驼的7.8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已建立起了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保护目前世界上数量不多的野骆驼。

据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与甘肃省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界线仅为一条简易公路,他们认为这些家骆驼均来自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为了证实工作人员的猜测,记者致电甘肃省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据该管理局介绍,安南坝保护区成立之前,境内就有牧民养殖家骆驼,因此当地野骆驼与家骆驼混居现象已存在多年。2011年,该保护区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呼吁,由于家骆驼与野骆驼杂交几率较高,当地每年都会有20多峰杂交后代出生,已经危及到保护区内野骆驼的纯血统基因。

据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因为担心家骆驼和野骆驼杂交,他们曾与安南坝保护区进行多次交涉,希望他们管理好保护区内的家驼,但时至今日,仍有家驼越界来到罗布泊保护区。

袁磊说,这些无人管理的家骆驼一旦散放到野外,极易和野骆驼混居杂交。由于野骆驼家族实行“一夫多妻制”,每个家族只能由一峰公驼和数头母驼及未成年幼驼组成。到了繁殖期,公驼之间会因为争夺家族统治权打斗,失败的公驼会被赶出家族,当这峰处于婚配阶段的公驼遇到野外无人管理的家养母驼时,极可能把母驼俘去组成家庭。和野公驼一样,家养公驼如果在婚配阶段遇到掉队的野母驼,也会将它俘去组成家庭。

袁磊认为,家骆驼与野骆驼杂交的现象如不及时制止,野骆驼的纯基因会由此退化,甚至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