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集中力量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

www.204.net

核心提示

重庆农村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高寒边远山区、深山峡谷和石漠化地区,自然环境恶劣、地理条件复杂、耕地和水源等资源矛盾突出,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为转变扶贫开发方式,促进贫困人口走上自我发展、脱贫致富路子,我市将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作为集中力量解决突出贫困问题的头等大事和22件民生实事之首,加大政策、资金和资源整合力度,计划2013—2015年完成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从根本上斩断穷根。2013年以来,全市共安排市级以上专项资金45.06亿元,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3.8万人,超计划7.6%,已完成搬迁安置43.44万人,其中贫困户19.4万人,占搬迁人口的44.7%;启动建设集中安置点1718个,建成999个。

资金筹措、土地配套、后续发展,是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一直以来面临的三道难题。

一、坚持瞄准贫困,强化差异化补助政策。为帮助愿意搬迁的贫困户特别是深度贫困户搬出大山,坚持“群众自愿、贫困优先”原则,瞄准贫困人口搬迁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从对象认定、实施程序、安置方式、资金筹措、目标考核等方面做了明确规定,强化搬迁的“扶贫”宗旨和“精准”理念,防止“搬富不搬穷”、“搬近不搬远”问题。一是强化贫困户搬迁差异化政策,市级专项资金按照一般农户8000元/人、建卡贫困户10000元/人的标准安排到区县,2015年已下达区县财政扶贫专项资金20000万元,全额用于支持18个扶贫开发重点区县2015年度贫困户扶贫搬迁10万人。鼓励和引导区县分类制定差异化补助标准,通过提高补助标准、小额贷款贴息、干部结对帮扶、社会爱心救助等方式,帮助贫困户搬出大山。二是对贫困区县和贫困户搬迁宅基地复垦,优先备案入库、优先复垦、优先地票交易、优先直拨价款。建立贫困户复垦周转金制度,贫困户复垦项目入库备案后,按2万元/亩预先拨付区县(自治县)加快项目实施。三是区县对口帮扶资金的60%以上精准用于特困户搬迁补助及集中安置点配套基础设施建设等。四是在差异化补助基础上,采取市扶贫集团对口帮扶解决一部分、“圈翼”帮扶资金解决一部分、市慈善总会向社会募捐帮扶解决一部分、区县帮扶集团或区县财政帮扶解决一部分等办法,切实解决深度贫困户搬得出问题。

日前,来自市级相关部门的消息称,针对这三个问题,我市正着手进一步整合资金、调剂土地、规划产业。

二、加强分类指导,因地制宜推进搬迁安置。一是根据搬迁户的客观条件和经济状况,选择最合适的安置方式,逐一制定搬迁规划,落实搬迁资金,宜集中安置则集中安置,宜分散安置则分散安置,不搞形象工程、不搞一刀切。二是充分考虑深度贫困户搬迁后的生产生活问题,以有地安置为主,加大产业扶持力度,做到搬迁户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产业收入项目。三是鼓励梯度安置,有闲置出来的农村二手房,搬迁户愿意的,通过购买二手房的方式实施梯度安置,乡镇、村协助购房户完善产权过户等相关手续,以减轻集中建房安置压力。四是鼓励统规自建,市级以上补助资金80%以上直接发放搬迁农户,支持其按安置区规划自主建房,降低成本。对贫困户占比超过50%的搬迁安置区,用地、建设等所涉规费给予减免。五是进一步完善户籍迁移政策,鼓励转户进城、非农安置,按不低于平均搬迁补助标准一次性发放补助资金。同时,符合条件的搬迁农户可在安置地申报登记为农村居民户口,也可本着自愿原则,在安置地申报登记为城镇居民户口。

6月19日一夜暴雨,但南川区民主镇狮子村村民郑云伦依然睡得踏实:“搬进新家后,下暴雨也不怕了!”今年春节,郑云伦刚从高山上搬迁下来,新房一楼一底,安全系数高不说,其他方面也令人满意。

三、加强后续扶持,帮助群众安稳致富。将后续产业发展与扶贫搬迁同步规划实施,整合相关项目资金向集中安置点倾斜,因地制宜、因户施策,尽量使每户搬迁户都有一份“菜园地”、一个增收项目。加大对搬迁户创业就业技能培训力度,整合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阳光工程培训、农业实用技术培训等各种农村培训资源向搬迁农户倾斜,力争让搬迁农户每人掌握1—2门实用技术。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农产品加工、商贸流通、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支持搬迁农户自主创业,发展家庭农场、微型企业等,积极组织外出务工,千方百计促进搬迁农民就业增收。市扶贫办对发展特色产业、乡村旅游的贫困搬迁户分别给予资金扶持。市农委每年安排1亿元以上支持100人以上规模的集中安置点所在村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新型经营主体培育等,2016年起扶持标准将从每个安置区10万元提高到50万元。坚持将搬迁与其他专项扶贫工作相结合,整村扶贫资金、产业发展资金、小片区开发、培训资金等重点向搬迁任务重的区县和贫困村倾斜;建立扶贫创业资金,打造高山扶贫移民创业园,帮助搬迁户就近就业创业;会同团市委实施大学生扶贫接力志愿服务行动,在集中安置点组建居民学校,加强对搬迁户的教育培训,引导他们转变思想观念和生活习惯。

自我市启动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以来,一批又一批像郑云伦这样的困难群众搬进了新居,改善了生活。

四、加强政策配套,形成扶贫搬迁合力。整合各方资源,相继制定和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强力推进。市委、市政府将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纳入“区县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指标”进行考核,市政府6次召开全市性会议,3次召开市级部门联席会议,研究部署推进工作。市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快完善市级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用地手续的通知》,市农委、市公安局、市国土房管局下发了《关于明确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有关政策的通知》,市国土房管局相继制发了《关于支持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的意见》、《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用地手续办理指南(试行)》等,从搬迁补助、土地房屋、户口迁移、产业发展、贫困人口差异化补助、安置点配套设施建设等方面强化扶贫搬迁政策。建立部门领导分片联系制度,由相关市级部门负责人对口联系区县,至少每季度进行一次全面督查,深入扶贫搬迁重点区县检查指导扶贫搬迁工作。今年以来,市级相关部门联合开展了工作督查1次、专题调研3次,及时研究解决搬迁工作中的问题,就后续产业发展、特困户搬迁、户口迁移、安置点用地及房屋产权手续办理、相关项目资金整合等研究出台了针对性的解决办法措施。

资金筹措、土地配套、后续发展,是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一直以来面临的三道难题。日前,来自市级相关部门的消息称,针对这三个问题,我市正着手进一步整合资金、调剂土地、规划产业,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有望提速增效。

为继续有序推进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5—2017年,全市计划投入市级专项补助资金28.26亿元,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30万人。其中市扶贫办、市财政局计划安排贫困户差异化补助资金4.26亿元,推进符合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条件且自愿搬迁的21.3万农村建卡贫困人口搬迁,努力实现“愿搬尽搬”。

多项财政支撑助推搬迁

据初步测算,全市25万建卡贫困人口搬迁总投资150亿元。“在各种政策用足的情况下,需要贫困户自筹的资金仅6000万元,平摊到每一户仅需自筹240元”

2013年初,我市启动新一轮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整合了发改委、城乡建委、扶贫办等多个部门的资金、资源,力度空前。饶是如此,资金短缺仍是困扰该项工作的最大问题。

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按照8000元/人的标准进行补助,以一户4人计算,总共可获补贴3.2万元。但3.2万元能建起一栋房屋吗?显然不行,缺口需要群众自筹。不少山区贫困群众,无力负担这笔费用。

怎么办?

2013年至2015年,市发改委积极争取易地扶贫搬迁和生态移民中央预算内投资22亿元、市扶贫办争取财政专项扶贫搬迁中央资金8.6亿元、市城乡建委争取D级农村危房改造中央资金0.5亿元(仅含纳入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部分),一笔笔资金“铺”下去,极大缓解了搬迁户的资金压力。

按照限时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要求,市里在落实人均8000元市级以上补助资金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补助标准,对贫困户搬迁再按人均2000元标准进行补助。

www.204.net,对有意愿搬迁的贫困户,区县也实施了差异化补助。

在这样的政策力度下,许多困难群众搬出了大山,住进敞亮新居,过上了新生活。据统计,2013-2015年我市完成搬迁安置54.2万人,其中贫困户24.8万人。

“十三五”期间,我市将继续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并完成25万贫困人口搬迁任务。其中,今年确保搬迁8万人,力争搬迁11.3万人。

而资金筹措渠道将更加丰富多元。

根据初步测算,全市25万建卡贫困人口搬迁总投资150亿元,其中国家补助20亿元(8000元/人),市级差异化补助5亿元(2000元/人),国家专项建设基金12.5亿元,地方政府债券24.4亿元,长期贷款87.5亿元。

“如此一来,在各种政策用足的情况下,需要贫困户自筹的资金仅6000万元,平摊到每一户仅需自筹240元。”市发改委相关人士说,通过多方筹集,资金难题可谓迎刃而解。

土地有序流转保障搬迁

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后,许多有土安置的地方,以集中租赁、流转土地的形式发展产业,让贫困农户增收有了“主心骨”,优化了农村的产业结构,也有利于土地经营向集中化、规模化转变

土地配套问题,曾是阻碍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的第二只“拦路虎”。

农户搬迁后距离原有耕地、林地较远,生产极不方便,造成部分耕地、林地闲置;而在新的安置点周围,农户往往又没有多少土地可种。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困扰着不少搬迁群众。

按照《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的意见》,村民选择有土安置方式,市里将保证其继续拥有不低于0.5亩的基本口粮田。但由于集中居住的人动辄数百,很难配套大片土地,遂出现了上述现象。

通过不断摸索,这个问题也在逐渐得到解决。

“最典型的办法,就是让搬迁群众耕种附近村民的闲置土地。”市农委相关人士说。

这类似于梯度转移。集中安置点附近的村民,往往有不少外出务工,土地便闲置下来了。而刚从高山搬迁下来的贫困群众,由于缺乏一技之长、年龄偏大等原因,有不少仍然选择种地。在当地政府协调下,闲置下来的土地可以免费流转给从山上搬迁下来的贫困群众耕种。

南川区民主镇狮子村村民夏和全刚从高山上搬迁下来后,村里就给他分配了两亩闲置的田土,还告诉他“种粮补贴自己收着,谁种田谁受益”。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丁市镇丁市村,则利用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有土安置的机会,流转了200亩土地给268位搬迁农户集中发展柚子树和李子树种植,让村里有了比较像样的主导产业。

市农委相关人士介绍,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后,许多有土安置的地方,以集中租赁、流转土地的形式发展产业,让贫困农户增收有了“主心骨”,优化了农村的产业结构,也有利于土地经营向集中化、规模化转变。

该人士表示,这些探索与市里引导和鼓励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群众有序流转土地经营权等政策不谋而合,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安置点土地配套问题。

培育效益产业巩固搬迁

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正好具备满足“避暑纳凉”需求的能力。“只要把安置点、安置房的建设与乡村旅游有机结合起来,便有可能为贫困户的增收打开另一扇窗”

众所周知,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产业发展也需要一定的周期。即使有土地,短时期内搬迁群众的持续增收难度也有可能加大,这是一个阵痛期。

那么,有其他增收办法吗?

答案是肯定的,风起云涌的乡村旅游业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群众提供了新的出路。

市扶贫办有关人士认为,重庆夏季气候炎热,人们有天然的避暑需求。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对健康养生的日益重视,夏季到高山地区休闲旅游正成为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

而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正好具备满足这种需求的能力。“只要把安置点、安置房的建设与乡村旅游有机结合起来,便有可能为贫困户的增收打开另一扇窗。”该人士说。

近几年来,按照“人口下山、产业上山,游客进山、产品出山”的思路,我市已在18个贫困区县创建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8个、示范乡镇10个、示范点54个。全市有817个高山生态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发展乡村旅游业,2000多个贫困村建起了数量不等的农家乐。

武隆县铁矿乡平均海拔1000多米,年平均气温12.4℃,气候宜人。在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中,该乡看准气候优势,把一个个安置点打造成了独具特色的乡村旅游接待点。其中,仅红宝村的赵云山居民安置点,就有47户搬迁户从事旅游接待。

市委、市政府对搬迁群众的后续扶持尤为重视。除在每个安置点配套10万元产业发展资金外,对发展特色产业、乡村旅游的贫困搬迁户,还分别给予每户1000-2000元、1万-2万元的资金扶持。此外,贫困户参加实用技术培训,学费全免、交通费报销,还可享受一定数额的生活费补助。

“我们的政策创新,将围绕着增加贫困群众就业机会,提高其创业、就业能力来进行。”市扶贫办有关人士说,从目前的效果看,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的返贫率不足1%,许多群众的收入在搬迁后都有了较大幅度增长,人居环境也显著改善,民生效益已然凸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