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4.net沟域变奏曲让青山绿水会唱歌,北京郊农致富有法宝

www.204.net

刚刚过去的端午节小长假期间,在北京市区北部、西部的山沟沟里,一条条进山路上,又排起了车队长龙,市民进山消暑度假的旺季又开始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当春天的阳光洒满大山里的沟沟壑壑,水峪嘴村…
一年之计在于春。当春天的阳光洒满大山里的沟沟壑壑,水峪嘴村的村民也开始忙碌起来,准备迎接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游客。
水峪嘴村位于门头沟区妙峰山镇南部,一条古道穿村而过,是一个风景秀丽、人文气息浓郁的古村落。然而,多年前的水峪嘴村和妙峰山镇其它偏远村庄一样,大都依靠采石为生。鼎盛时候,全镇拥有大大小小的非煤矿场40多座。十余年的开山采石,使这里良好的生态环境变得满目疮痍,恶劣的生活环境让村民苦不堪言。
钱再多,也买不来好的生态和人文环境。2010年,北京开始大规模关闭资源开采型企业,沟域经济正是在山区关闭采石、采沙、采矿、采煤和石灰窑,恢复生态建设,山区百姓寻求发展替代产业的痛苦抉择中,逐步探索发展起来。妙峰山镇率先启动生态修复工程,着手为青山疗伤,生态环境日益改善。生态友好型产业开始由点到面,慢慢铺展开来。在京西大山里,一条名叫妙峰山玫瑰谷的特色沟域脱颖而出。
转变了发展理念,水峪嘴村也迈开了新生的步伐。站在京西古道起点上的水峪嘴村,大力挖掘历史传统文化,打造京西古道生态旅游新产业。如今,在水峪嘴村最显眼的位置上,一块关矿的石碑被高高立起,记载着这个京西山村的浴火重生。水峪嘴村,连同它身后的玫瑰谷,开始脱胎换骨,演奏出一曲沟域经济发展的精彩乐章。
市委农工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北京首创的沟域经济,从无到有、由小到大,一条条新奇别致的沟域逐渐声名鹊起,日益成为一张张个性十足、特色鲜明、服务市民、富裕农民的靓丽新名片,使北京山区发生了由表及里的跨越巨变。十二五期间,北京沟域经济探索形成了生态修复切入、龙头景区带动、自然风光主导、特色产业发展、民俗文化展示和文化创意先导等六种发展模式,带动政府和社会投资120亿元,形成了百里山水画廊、天河川、白桦谷、四季花海、酒乡之路、九里山桃花谷等一大批知名沟域,为京郊描摹出一幅幅绚烂画卷。未来的沟域经济,将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以延长产业链条、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市民幸福指数为目标,努力建设山会招手、水会唱歌、树会说话的美丽富饶新山区。

栗花沟,位于北京怀柔城区西北方向13公里。此时正值满山栗树成荫,白色栗花遍野,与青山绿水相得益彰。记者沿途看到,近8公里长的栗花沟,到处可见有农家院和度假村,农家菜、烧烤是主打的“招牌”。

“从清明节到国庆节,是我们最忙,最挣钱的时候。”王林强经营着一家中等规模度假村已6年有余,他告诉记者,现在城里人周末喜欢到郊区玩,每到周末,几乎餐桌都得‘翻桌’三四次。眼下,随着高考结束,正是“考生+家长”游客团体最火的时候。

“早出门,玩得好。晚出门,路上耗。”家住北京三元桥的刘昕这样概括自己几乎每两周一次的怀柔行。“你去看吧,从早晨到中午,京承高速出京车辆都会从三元桥一直排到收费站,只要是天气好,谁不想去亲近一下大自然?”

北京郊区多山,但京郊山区一度经历了开山挖矿发展经济、关矿后农民又返贫的发展阶段。近些年来,北京市开始在多个郊区县推出“沟域经济”,探索一条集生态治理、新农村建设、民俗旅游、观光农业为一体的山区发展新模式。“用生态环境撑起村域发展”,已成为京郊农民致富的法宝。

在丰台区南宫村,过去村里赖以起家的集体企业黏土砖厂、臭气熏天的传统养殖场,已经被悉数关闭。去年旅游观光业收入占村集体收入的近7成,这个1300多户的村子实现年人均纯收入3.6万元。

6月上旬周末,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水峪嘴村的京西古道景区迎来一个旅游高峰日,仅门票收入就达到2万余元。水峪嘴村党支部书记胡凤才说:“我们村祖祖辈辈采石为生,走上旅游产业这条路,思想上真的扭了个180度的弯。”如今,水峪嘴村整理了古道文化,建成京西古道博物馆,开发了古道景区,转型旅游休闲产业。

通过山区村落搬迁,也是北京改善山区农村面貌的重要举措。本世纪之初,北京开展的摸底调查显示,京郊还有2.3万户、6.8万山区农民居住在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区,面临用水、用电、出行困难。针对这些情况,北京市委、市政府启动山区大搬迁工程,既让生态环境休养生息,也彻底提升农民的生活水平。

搬迁后的农民,在继续从事农业生产和生态就业的同时,因其住房条件、居住环境的改善,民俗接待、乡村旅游服务业应运而生。怀柔区琉璃庙镇的八宝堂村、平谷区镇罗营镇的张家台村、密云县古北口镇的司马台村等,都成了远近闻名的民俗旅游村,农民收入大幅增加。

www.204.net,走进密云县司马台新村蔡兰侠家,居室宽敞明亮。二楼的客房里,洁白的床单上有“密云旅游”标志,干净整洁。“楼下我们自住,楼上当客房。”蔡大姐告诉记者,原来在老村时,种地、打短工,一年才挣几千元,现在在家当了老板,这生活以前想都不敢想。

2010年,司马台村全村整体搬迁,确定了“旅游订制”服务模式,并于2013年成立司马台旅游专业合作社,打造乡村酒店发展模式。“全村200多户村民,统一服务标准和价格,全年共接待游客14万人次,人均收入7万多元。村支书吕大如说,今后,村里打算开发建设大金山森林公园,进一步增加村民收入。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4年,北京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速连续6年超过城镇。北京城乡居民收入比2008年达2.30:1,去年降至2.17:1,城乡差距进一步缩小。

原标题:山沟变景区 农民走上生态致富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