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资源配置中应更好发挥哪些作用,放任金融空转伤害经济

历史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重要论断,要求“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这是新阶段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

  钮文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重要论断,要求“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这是新阶段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

  一年一度的两会总理记者招待会刚刚结束。总理在回答中央电视台记者问题时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我想简政放权是重要的突破口、切入点。当然,放并不是说政府就不管了,我们讲的是放管结合。要让政府有更多的精力来完善和创新宏观调控,尤其是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对一些搞坑蒙拐骗、假冒伪劣、侵犯知识产权、蓄意污染环境,违背市场公平竞争原则的行为,那就要严加监管、严厉惩处。放管结合都要体现公平原则。

在社会经济活动中,自然资源、资本、劳动力、技术等要素资源具有稀缺性,其配置合理与否决定了能否实现资源的最优利用、获取最佳效益、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并不是起全部作用,市场经济也离不开政府的作用。正因为如此,《决定》在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强调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资源配置中政府应该更好发挥哪些作用?根据《决定》精神和经济学、管理学相关理论,政府在资源配置上具有引导性、弥补性、规制性作用。各级政府应在这三个方面充分发挥“有形之手”不可或缺的功能和作用,既纠正“越位”、解决“错位”,也避免“缺位”,使资源配置更有效,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澳门新葡亰官网,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表述。因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当中明确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一个完整的表述,而且给出了必要的解释。即“必须积极稳妥从广度和深度上推进市场化改革,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政府的职责和作用主要是,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弥补市场失灵。”

引导性作用。市场配置资源具有一定的盲目性,有时不能很好解决社会化大生产所要求的社会总供给和社会总需求平衡和产业结构合理化问题,容易出现经济周期性波动和区域性、系统性经济风险以及地区经济发展的过度不平衡。政府可以通过发挥引导性作用来间接影响资源配置,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均衡和健康发展,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具体而言,政府的引导性作用主要是通过制定和实施中长期经济发展战略、产业规划、市场准入标准等,引导一定资源向某些产业、区域流动;以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等为主要手段,实现对经济活动的宏观调控,平抑经济波动,促进经济均衡、可持续发展。

  但是,大量、甚至是具有极高声望的专家、学者,在解读《决定》时断章取义,把完整的一句话砍掉一半,只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却只字不提。更令人不解的是,个别国家宏观经济调控部门也在强调“市场配置资源”的问题,似乎市场确定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就不该干预。这是正确的政府职能转变吗?宏观经济调控部门到底是市场的服从者,还是市场的控制者?

弥补性作用。市场失灵是普遍存在的。由于外部性、信息不对称、竞争不完全、自然垄断等因素,市场不能有效解决公共产品供给、分配公平等问题,需要政府发挥弥补性作用,通过提供公共服务、促进共同富裕、推动可持续发展来纠正市场失灵。比如,在公共服务方面,政府是最主要的供给主体,也是管理者,应该承担必要的责任,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同时,政府在公共服务供给中应注意发挥市场的作用,使公共服务的提供与生产适当分离,在生产环节善于运用市场力量,引入竞争机制。在收入分配方面,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能够提高效率,但也容易造成收入差距过大,影响社会公平和稳定。这就需要政府发挥作用,在保持合理的初次分配格局基础上,通过再分配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必要保障。

  我们的问题是:政府要不要努力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要不要保障公平竞争?要不要加强市场监管?要不要维护市场秩序?要不要弥补市场失灵?当然要,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毋庸置疑的政府责任。那为什么媒体在解读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过程中,几乎无人全面、准确地阐述政府责任?

规制性作用。自发的市场机制有时会损害公平和公共利益。政府必须为市场提供规则、营造环境,实施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保障公平竞争,保护消费者权益,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这些必要的规制是政府的职能。政府在资源配置中发挥规制性作用,就是通过制定规则对市场进行管理和制约,其内容主要包括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的产权和合法利益,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破除各种形式的垄断,反对市场封锁和不正当竞争,规范中介组织发展,保护劳动者权益,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完善企业破产制度等。

  我看有两方面的问题。第一,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经济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一旦有了机会就会挖空心思猛打舵轮,不是把中国引向规范、有序市场经济方向,而是引向混乱、无序的自由经济方向;第二,一些政府部门趁机推卸责任,否定“市场失灵、失控”中自身的责任。

(作者为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这样的问题在金融界尤为突出。以市场化改革的名义放任金融空转,使得宏观调控最核心的政策——利率政策的权威性受到严重挑战;股票市场的市况明明已经证明了中国资本定价失败,市场失灵,但却以市场至上的借口,否定市场失灵的事实,并推卸自身的责任。长此以往,中国资本市场资金大量向货币市场逃逸,造成中国金融结构的严重扭曲,背离了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宗旨与轨道,让中国经济受到严重伤害。如此恶劣的后果面前,这些大牌专家、学者、官员却把这样的扭曲解释为市场自然选择,这实在令人费解。

  打着改革的幌子,扰乱中国经济的事情不能再持续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告诉我们,中国经济改革的方向是“放管结合”,而李克强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着力强调了这个问题。我认为,这对断章取义者是一座已经鸣响的警钟。市场失灵,金融结构扭曲这是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的政府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市场经济国家为什么要强调市场监管?其核心目的实际不过两条:其一,防止操纵行为导致的市场失灵和定价扭曲;其二,防止内幕交易导致的公平失效。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